第248章 诱骗
书名:无光主宰 作者:毫端生云 本章字数:5070字 更新时间:2021/06/01 00:24:13

市政厅下的监狱比德尔塔以前见识过的要小一些,也干净和温暖许多,顶多有些酒味和馊味。毕竟士兵也是要成天在这里值班的,尽量把气味弄得好闻一点就成了工作的一部分。

以往会关在这里的人也都不是什么穷凶恶极的罪犯,顶多是游手好闲的男人因为喝醉了酒闹事,或者是个笨手笨脚的毛贼。他们的罪行还不至于到用刑,关押就是处罚本身。

地下监狱的结构是个“L”型,共计十三间牢房,L字拐角的左右长廊各有一个盛放木炭的火盆为这里提供热量,勤俭持家的狱卒还利用它们在这里做饭。这么说的原因是德尔塔走进来时正看见一个士兵用自己的头盔摊鸡蛋,另一名则正倒水加手撕蔬菜准备烧汤。

勺子都备好了就离谱。

翰纳什指派过来为德尔塔带路的士兵守在靠近门口的垂直长廊处,他对于异教徒被抓过来之后的过程与后续都一无所知,所以德尔塔想要了解情况还是得问这个下午在监狱值班的士兵。

能够选择的也就是摊鸡蛋的这位,毕竟要把汤烧熟需要十来分钟,德尔塔没工夫等。

牢房是由数十根粗大的木柱组成的,德尔塔看出这里有施法者的手笔,因为牢门上各个铁制组件间有粗陋的焊接痕迹——黑色的铁瘤簇拥在复数组件的交界处,这是一般铁匠使用工具也无法完成的。

值班的士兵一边抓挠着自己的大胡子一边给德尔塔带路:“我们现在只抓到了五个异教徒,这几个怎么也不愿意开口,所以现在只剩三个了。”

“他们对疼痛有极强的耐受力。”德尔塔顺着走廊看路过的牢房,但都没有人,只有末端的昏暗中有窃窃私语声。灵视下那里也富集了大量的负面灵性,尽管还有一段距离,但精灵混血已经嗅到了浓郁的死亡气息。

“疼痛耐受力?”士兵或许从来没听过这个词,但还是能结合语境猜出大概意思:“他们确实不怕疼,莱帕特军士试了好几个法子都不管用,最后还是试了个他从大学的医师手里学来的招式,一下就奏效了。”

“哪个大学的医术这么高明?”德尔塔好奇道,他已经断定这些异教拥有一定的肉身改造技术了,这从凡尔纳家族的训犬师利亚诺身上可见一斑。

利亚诺不需要稳定药剂就能在严重违反血脉天性的环境下安抚血脉,这绝不是单单神术就能做到的,必须要有改造来配合神术。说不定还强化了神经敏锐度来配合蛇类血脉,只是结果不太美好,反而放大的疼痛敏感的缺陷。

这些异教徒不惧拷打的能力则不出意外是使用秘药破坏了神经系统,德尔塔想不出什么样的医术能治愈坏死麻木的神经。

“哎呀,具体我说不清楚,您自己去看吧,那可真是文化人才能想出来的办法。”士兵感慨着将德尔塔带到最后的牢房处。他手中的火把连带墙上挂着的油灯一起照亮了末端的昏沉,栅格的影子将地面划分出斑驳——连同地上的尸体一起夺走德尔塔全部的视线......

恶心、反胃、思维近乎停滞......以上就是德尔塔的直观感受。

如果不是那颗人脑袋还算完整,他大概会以为这尸体属于某种巨型且怪诞的棘皮动物门生物,又或者是一只剥了皮的怪鸟。

刽子手贴心地取下了内脏,又冲洗过被剥去皮肤的躯体,猩红褪去,剩下的只有苍白。裸露的筋腱比之原本覆盖在上的皮肤还要光滑,而它甚至没有散发出血腥味,这让德尔塔不禁联想到屠夫的案板上经过合理切割划分的肉产品,不过刀工还差得远,共同处是它和宰杀完毕的牲畜一样毫无尊严地倒在地上。

案板上躺着的是半扇猪或半扇羊,这里是半扇人而已。

德尔塔的胃部在抽搐,他用拳面扶着墙后退一步,手杖的木刺扎的手生疼。

但有时上到嘴边还能咽下去的不只是言语,他终究还是忍住了。

“这确实恶心得要命,您想吐就吐吧。”士兵劝慰道:“下一批值班的人会来清理的。我们刚才就吐了,也是在这个位置,就在.......咦,它到哪儿去了?”他困惑地开始寻找自己在地板上留下的涂鸦。

“在我脚下。”德尔塔黑着脸,他抬脚想要重新靠近牢房时感受到地面传来了不同寻常的微弱拉力,但他不敢再低头看。

难怪这两个值班士兵不在饭点还要吃东西,原来是给吐饿了。

他在心底咆哮:【狗屁的医术!这明明就是精神恐吓!】

这确实会让感受不到疼的人也要害怕,是非常有效但令人抗拒的手段。

“我认为还是有一点医术要素在里面的,”哈斯塔指正道:“这位莱帕特军士使用了解剖的手法,只是不那么完美。”

“你还真够委婉的,”德尔塔明明没有吐出来,还是下意识地用袖子抹了抹嘴角。绿眼睛都略微发红了:“就算是靠我在学徒期间学到的死灵学术,我也知道解剖时拆除肋骨该用锯子而不是锤子。”

“想点好的,锤子更痛快一点,长痛不如短痛。”哈斯塔和德尔塔的观点是一致的,消灭敌人只求快速,任何残酷折磨都是对自己心智的扭曲和对时间的浪费。

“哪来的短痛,你仔细看看他的手指再来说这句话,如果那还算手指的话。”

德尔塔越说越恶心,他尽量把视线往上抬,毕竟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为了看死人的。

牢房内仅有的活人缩在最角落的位置,靠着墙低头坐着,即使是火把也不能照清他的脸。

德尔塔有些意外,他之前听到这里有人低声呢喃,还以为至少是两名犯人在交流,没想到只有一个人坐在里面。这个犯人只穿了一条短裤,精瘦的躯干上肌肉棱角分明布满伤痕,皮肤黑红,手脚都格外宽大。自带的麻黄色衣物被垫在身下当毯子,之从臀下露出一角来。

精灵混血蹲下去隔着木栅格仔细地观察这个人,认定他是个海民,或者至少也是个靠水生活的人。

这个世界的人可没有健美的习惯,练肌肉的人多半还要裹一层膘,只有常吃瘦肉的人才能在生长肌肉的同时不会堆砌脂肪。而大部分鱼类都只有瘦肉,脂肪含量低得可怜,并且这个犯人的体态特征无一不说明他擅长游泳。

他聚精会神,听清了犯人在呢喃什么,但是因为牙齿被拔了几颗,导致有部分发音不够清晰。德尔塔能听到一个熟悉的开头,那是利亚诺的灵性流露出的唱诵诗的首句,但随后又是不一样的歌词:

“我们歌颂无与伦比的少女,”

“众灵分长,赐下万福......”

“她是处女,也是母亲。孕育诸神,纯净无暇”

“天空....光辉刺破海水......”

“主啊,赐我......”后面的几句德尔塔也听的不是很清晰,但这段祷文大概是祈求黄金和宝石。顺便祈求给人民风调雨顺的。

最后面的一句倒是清晰了:“主啊,愿我的精神永远坚守,死后随风游弋于云间,”

德尔塔蹲了一会儿,发现他只是把这首唱诵诗来回地念,没有什么新的内容。

【这是要施展神术还是只是对自我的催眠?】德尔塔不太确定,这边的恐惧灵性太复杂了,蒙蔽了他的灵视。他扭头问值班的士兵:“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了,不是说还有三个吗?”

“您来的晚了,肯开口的都被军士带走了。只有乌孙还是不肯沟通,所以他就被放弃了。”士兵说:“不过别担心,愿意说话的那两个异教徒招了一份名单,一会儿肯定还有新的人被抓进来。到时候您要哪个都行。”

对德尔塔来说,这个异教徒如此强硬不是一件坏事,这至少证明他很虔诚。而如此虔诚的人在异教中应该有更高的地位,知道的也更多。

“他是干什么的?”

“他是个鱼商。还是商人行会的一员。”士兵回答,他又抓了抓自己的大胡子。这种胡须样式非常流行,但也相当难清洁:“真是腌臜!这些异教徒跑到我们这里诱骗本地的姑娘结婚,出了事又让家里一无所知的好姑娘独自哀伤,她们今天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什么人哩!”

“这群人渣!不会有人在意他的死吧?”德尔塔必须为最极端的方案做出准备,他之前接触过的异教徒都不把活人血祭当做什么残忍的事,因此他也不打算把这群人当一回事了。当然,如果能利用话术解决最好,这也是灵法术无法入侵他们守护神术的情况下的最优解。

士兵睁大了眼睛,诧异于施法者能问出这样的问题:“死了就死了,反正他本该是要斩首的。”

德尔塔思考了几秒,告诉值班的士兵:“我要先跟他聊聊,建议你离远一点,不然我的法术可能会波及到你。”

“您请吧,我知道什么时候不该好奇。”士兵比德尔塔还懂事的多,他只是高高兴兴地走了,绕过拐角,转到靠门的直廊去。不用招待施法者,他还能抓紧时间烤点什么吃。

等到自己所在的这条直线廊道里除自己外没有别人,德尔塔更靠近了一点牢房,帽尖都快抵到栅格了。他拿手杖猛地敲了敲木栅格,希望里面的人能够因为这突然的杂音而清醒一点,不要再沉迷唱歌了。

犯人乌孙停止了呢喃,抬起了头看他,随后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没用的......”

精灵混血最看不惯别人对自己说这种话,没点信息含量还神神叨叨的:“我还没说我要干什么,你最好别着急表态。”

“无论你要做什么,都是没用的。”乌孙不自觉地被代入了节奏,他开始愿意交流了,哪怕只是些废话。

“我会问一些问题,不过你放心,我的问题对你们信仰几乎没什么损害。只是想要了解一些已经既定的事实。”

乌孙空洞的眼睛注视着德尔塔,让精灵混血感到十分不自在:“如果真是这样,我倒是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但你能给我什么呢?你有什么能打动一个将死之人呢?”

可惜德尔塔并不想付出什么,他不喜欢给人承诺,他的承诺金贵得很:“我可以给你一个自杀的机会。”

“你以为我怕死?”乌孙的声音干涩,语调如同死水一般平。

“我认为你该怕活着。”德尔塔换了一张脸,做出关心的姿态,“你们恐怕不知道你们抓走的那位年轻人是知名死灵大师戴普莎·依柳别科的弟子,他虽然没有学习到死灵术的真正精髓,但他学业出色的师兄可也在海肯。他正因为你们的举动而生气呢。”

“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德尔塔站起来和蔼道:“人也就是肉和骨头拼凑在一起的,但只是想要活着,身体上的肉完好就够了。而高明的死灵法师可以让这两件事物在人还活着的时候就分开,他们也喜欢以此证明自己的技术。”

“某位杰出的死灵法师正在向市政厅申请到这里当刽子手泄愤,顺便收割些实验材料练手,你难道想要以软体动物的身份活下去吗?”

乌孙的瞳孔收缩,他确实没法接收这样的活着。不只是因为屈辱和精神上的痛苦,如果是这样,躯体反倒是意识的囚笼了。这就违背了女神所传授的教义。

“庆幸吧,我比他先到一步。”德尔塔将脸贴上栅格,脸上再没有一丝笑意,粗大的木支柱遮去了大部分脸,只有绿光从缝隙后的双眼中绽放。“服从我,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一点源自心智活动而产生的代谢物从他自己的思维漩涡中涌出,拨动乌孙心里一直紧绷着的弦,放大他内心任何一丝变化。这是德尔塔无师自通摸索出来的技巧,从奎斯加的分灵体中获得知识后改良了这个技巧,使它的发动更加的隐蔽而迅速。

“我难道不能自我了结吗?我不认为这需要你的帮助。”

德尔塔以一种理所当然的傲慢口吻讥讽道:“我来之前当然可以,但现在我可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死去,我想你在这方面的操作经验也不会很多。”

“你现在的口气真欠揍。”哈斯塔告诉他。

“为什么是我?!”乌孙抓狂了,他从之前淡漠坚毅的苦修士状态里完全脱离了出来,找回了人本应该具备的丰富情感,但他并不感谢德尔塔。

“我觉得你知道的应该比其他人多。”德尔塔实诚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既然你的其他两个同伴都已经愿意招供,如果你所知道的和他们一样,那么出于理智你也该跟着招供。因为你无法说出更多,算不上背叛。我认为你在这里的唯一原因,就是你们其实都没有真心服从。其他两人只是知道些无关紧要的信息,选择招供是为了吸引主要的注意力,顺便减轻受到的折磨。你做出顽抗的姿态则是为了让他们心安,用这个举动表态告诉他们自己不会背叛。”

乌孙没有回答,只是不自觉地微翻起上嘴唇,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尽管身体依旧靠在墙壁上坐着,但两侧撑住地面的双手暗中发力,已经止血的伤痕重新开始渗血。他发自内心憎恨这个面孔俊美的侏儒。

德尔塔说完自己的想法,毫无惧色地与乌孙对视,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乌孙的反应已经证实了他的猜想。

乌孙终于承受不住了,率先挪开了视线。他也奇怪自己今天为何如此不坚定,担没有找出真正的原因,便充满着对自我厌弃的情绪:“你想问就问吧。”

德尔塔满意了,适当地后退拉开距离,给予对方更多的安全感:“你们抓到的那个法师还活着吗?”

找到瓦连斯京才是他介入这件事的第一原因,他可不会忘了。

“在今天之前还活着,但现在,他必死无疑!”乌孙含着报复的快意回答道。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