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是宝贝
书名:夫郎是个小哭包 作者:苏鹤言 本章字数:2241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20:57:30

虞挽歌颇有些诧异的看向苏连翘,她难得见到苏连翘这种突如其来的要求。

余光一撇,她看见了一旁的老三跟小鱼两个,这下也总算是明白过来。

她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跟一个人保持过这么久的亲密关系,当然不知道正常的情侣应该做些什么。

但是她只是想着,只要是她能给的,最好的东西,一定会给苏连翘的。

可是眼下看着苏连翘这副泪眼汪汪的可怜模样,她就意识到,她做的其实还不够。

想到这,她立刻将苏连翘抱紧怀里哄着,“怎么了?”

苏连翘将头窝在虞挽歌的怀里,没做声。

其实他也不知道怎的,就是忽然想要跟虞挽歌接触的亲密一些,再亲密一些。

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虞挽歌就是他一个人的妻主。

“就是,害怕您哪天不要我了。”苏连翘有些惨兮兮的开口说道。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想法,可是脑子里总是不由自主的冒出这些想法来。

他的妻主很优秀,而他并没有,刚刚在村子里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这让他感觉有一种,像是自己宝贵的物件被人觊觎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虞挽歌轻笑两声,“有人说过,得到了一个宝贝之后,就不要再将目光看向别的宝贝了,你就是我的唯一,我的宝贝,我又怎么会扔下你呢?”

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是她这辈子都做不出来的混账事儿。

苏连翘听完这句话之后,倒是破涕为笑。

男儿家就喜欢这种漂亮话,不管是不是真心的,而他,相信从虞挽歌口中说出的每句话,都有她的理由。

正当这边虞挽歌刚刚安抚好苏连翘的情绪,那边却过来了一个男人。

“您好,我叫安白。”男人笑意盈盈的开口说道。

他的身子因为常年在家帮忙劳作,而显得有些黝黑,但是一双眼睛灵动有神,而且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大气。

见这人走到面前来,虞挽歌却是满脸的疑惑,“怎么?”

她实在想不出,这人找她到底有什么事情。

安白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但是半晌还是强撑着说了出来,“您们可不可以在路上带我一程?我知道您们为了帮助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但是我想要去别的城市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而村子里不允许男人出门,这半句话他只敢放在心里说,而且若是跟着这恩人的车队的话,就算是他的家里人也没有理由反抗吧。

可惜,虞挽歌第一句话就问出,“你的家里人同意吗?”

她可不想让自己背上胁迫别人离开的罪名。

一听到这话,安白的眸子瞬间就暗淡下来。

“男子不都是不被允许出门的吗?您身边的这几位男子,已经违反了男戒,或许带上我一个,还不算多?”

安白有些希冀的看向众人。

可是这一句话,就平白的触了虞挽歌身边所有男人的雷点。

“身为男儿身又怎么了?你若是真的想做出一番事业,就自己去跟家里人沟通,不要来寻求陌生人的帮助!”

宁云裳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这男孩的想法未必也太天真了。

什么东西都不带,就让自己一个人孤身去外面,难道银子就会财源滚滚的进入他的荷包吗?

当然不可能了,简直就是在做梦。

安白却没有理会,只是一门心思的望着虞挽歌,“行吗?恩人?”

苏连翘的脸气的越来越圆,这男人是什么心思他还不知道吗,真就觉得自己长相过人,只要说几句话就能抓住女人的心呗?

“安白,要不然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聊聊?我们家可是我做主!”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自己都心虚了一下,悄咪咪的看了一眼虞挽歌,却见她没有半点愤怒的表情。

这才安下心来,看向安白。

安白的面色一僵,半晌才转过头来请求道,“请您们带我一起去下一个城市。”

苏连翘单手把玩着发丝,仔细一琢磨开口问道,“路上的费用你出吗?还有自己的吃食记得要自己解决,下一个城市叫什么你可知道?或者你想要做些什么要带什么货品去售卖,还是带了什么手艺?”

说完一长串之后,苏连翘就靠在虞挽歌的身上等着男人的回复。

虞挽歌倒也不恼,单手揽着苏连翘的腰际,保证他能够靠的牢固,舒服。

一番话顿时问的安白哑口无言,他没有钱,想要做什么也是想等到到了之后再观察。

而且,他并不知道下个城市是哪里,只是单纯的相信着她们的路线而已。

“既然这些都答不上来,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家去种田吧。”苏连翘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种田的收成还颇丰呢,若是他一个男子能够承包一块田,种点稀罕物或者是药材之类的,所得到的银钱可以抵一家人一年的收入呢。

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安白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您跟在这位大人的身边,不是也什么都不做吗?安白会刺绣,会缝补,还会一点拳脚功夫,也会弹琴唱歌,带上我绝对没有坏处的。”

苏连翘皱了皱眉头,这人怎么听不出他的嫌弃呢,“你在我们的车队里,我看着碍眼,这就是你最大的坏处!”

“而且,你说的这些东西,我也会!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擅长。”苏连翘气鼓鼓的挺着胸脯开口说道。

安白垂着头,双拳紧握,抬头露出一个僵硬的微笑,这才转身离去。

等到他走后,花楼跟宁云裳两个人都围了上来,“这个人心地绝对不纯,肯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虞挽歌也不禁点了点头,这男人看起来长得倒是不错,可是,真不像是个好东西啊。

那安白的背影越走越远,虞挽歌还在琢磨着他还能使出一些什么花招来。

苏连翘气鼓鼓的锤了虞挽歌一拳,“都怪你,长得好看脑子又好使,瞧瞧你招来的都是什么扑棱蛾子!”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